ctmc烟草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管理营销 -> 科技创新

        在大多数人心中,烟草化学研究基本等同于烟草化学分析,是烟草科研中的一个基础性研究领域。但在杜文看来,这个答案显然过于狭隘。

  “针尖”上的领创者 ——记湖南中烟首席研发师、技术中心化学研究所所长杜文

作者:本刊记者 沙鑫 通讯员 张春晓 卞琦/文图  来源: 《中国烟草》2018年第15期 总第629期 第68-69页 2018-08-01
分享到: 更多


领创者档案:

杜文,1972年生,研究员,从事烟草科研工作23年,全国烟草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烟草行业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委员会委员,“烟用材料重点标准研究室”技术负责人,《中国烟草学报》编委。2016年被评为“中国烟草学会优秀科技工作者”。近五年共获得中国烟草总公司标准创新一等奖3次,主持制订行业标准4项,作为主要研究人员参与制订行业标准11项。

他是年少成才的技术专家,多次主持制订行业标准,是国内烟草化学研究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他是同事眼中的“移动百科全书”,不仅学识渊博,更能将艰深的技术概念,转换为最生动的语言;

他更是点燃团队“创新之火”的领航员,在他的带动下,一批批复合型研究人才茁壮成长,一项项行业领先的研究成果相继诞生。

他就是杜文,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首席研发师、技术中心化学研究所所长,一个“针尖上的领创者”。

敢为人先 起舞创新“针尖”

烟草化学研究是什么?

在大多数人心中,烟草化学研究基本等同于烟草化学分析,是烟草科研中的一个基础性研究领域。但在杜文看来,这个答案显然过于狭隘。

1994年,从清华大学化学专业毕业的杜文,被分配到长沙卷烟厂技术中心仪器分析组,主要从事烟草化学分析工作。

初出茅庐的杜文,不甘于平淡。“烟草化学,就要做与烟草化学相关的各种研究,特别是失败风险高的研究。”进入技术中心后,杜文多次提出,烟草化学研究要做“九死一生”的开创性试验。

他的一系列倡议,得到了长沙卷烟厂技术中心领导们的大力支持。几年后,杜文成为技术中心化学研究部门的负责人,挑起了创新“大梁”。

“研究要有突破,首先要突破观念上的藩篱,要有‘野心’,敢于尝试走自己的路。”此后几年中,杜文和他的研究团队一直秉持这种理念,大胆探索、开拓创新。

上世纪90年代末,为了开发薄荷凉味香精的合成技术,长沙卷烟厂技术中心开启“悬赏”模式,允许各研究部门相互竞争,从中选取最佳技术方案。几度寒暑、无数次摸索,杜文和同事们最终在2000年探索出薄荷凉味香精合成与添加的新技术,并成功应用于“白沙”部分出口产品中。

“今天来看,这是支持我们走高风险研发道路的支柱项目之一,大大坚定了我们走这条路的信心。”杜文说道。

然而,科学研究并不是“天马行空”般的自由随性。时任长沙卷烟厂厂长卢平就曾问过杜文:“你们这样各种方向都尝试,是不是有些盲目?”

“就研究而言,低水平集中可能是有害的。但我们可能像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正以发散思维拓展研究领域,‘三十而立’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当时,杜文满怀信心地这样说道。

在杜文看来,研究初期,发散性研究是必经之路,其目的是找到研究的“针尖”,开展“针尖上的创新”。一旦研究在某个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就要在这个“针尖”上集中发力,不断拓展研究边界,取得一系列创新成果。

2002年,在完成一系列成果储备后,长沙卷烟厂技术中心明确了烟草化学研究的三个方向——烟气控制精细化、烟草评价客观化、烟用材料环保化。这就是杜文所说的“针尖”,在其背后,是他近十年广泛摸索的技术积累。

这些高水平成果集中形成的“针尖”,很快引领了新一轮创新风潮,催生出一批行业领先的研究成果。

2008年,当食品安全问题引发大众关注,行业专家们发现,杜文和他的团队在烟草产品质量安全领域早已经有了比较系统性的研究。随后,杜文相继主导研究制订了《卷烟滤棒添加剂安全卫生通用要求》和《卷烟工业企业产品质量安全控制标准体系构成与要求》两个行业标准,确立了湖南中烟在卷烟产品质量安全领域的领先地位。

无独有偶,当国家局将“降低卷烟烟气一氧化碳释放量”的课题交给湖南中烟时,杜文带领的烟草化学研究团队在烟气控制精细化这一“针尖”上的研究积累再次发挥了作用。1997年,湖南中烟的“低侧流烟气卷烟”项目将侧流烟气降低了50%,“副产品”则是主流烟气中一氧化碳释放量上升。10年之后,项目研究人员在此基础上逆向思维,顺利地将主流烟气中一氧化碳释放量降低了10%。如今,他和同事们新的研究成果,更能将一氧化碳焦油比降低至0.6:1,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时至今日,作为业界公认的科研“大咖”,杜文依然初心不改,始终保持着科技工作者的好奇心与求知欲。

2014年,杜文和某大学共同完成了烟气流体力学的研究课题。在此过程中,这所大学却只提供最终结果,而不给出初始公式与计算过程。

“如果我们搞不懂基本原理,那项目不是白做了?就算专家委员会能通过,我心里也通不过。”杜文回忆说。此后,他用三个月的时间系统学习了《气溶胶流体力学》等内容,从最简单的概念入手,逐步掌握了相关知识。最终,杜文将研究课题内容进一步扩充,在不同材质的颗粒物过滤效率等方面形成了更深入的技术储备。

“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这是‘针尖’上创新的必然要求。在相关领域深入挖掘,有了扎实的理论、技术积累,才能为未来的创新奠定坚实基础。”杜文说。

这种“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的求真、求实精神,正是杜文能在“针尖”上持续突破的关键。凭借这股对科学研究的热爱与专注,他一次次施展所长,不断跑出创新“加速度”,成为烟草化学研究领域高飞的“领头雁”。

开放包容 点燃创新“引擎”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作为科研团队带头人,杜文深谙此道,他始终以开放、包容、鼓励的态度,打造培育创新型人才的“强磁场”。

“敢于尝试走自己的路”,是杜文一路走来的成功经验,也是他在团队中一直提倡的“创新无边界”态度。

2010年,杜文就任湖南中烟技术中心化学研究所所长后,参照华为公司的集成研发创新体系,在所内推行研究项目制。

“项目制的目的,就是让项目负责人真正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创新,不被行政权力束缚。”杜文告诉记者,为保证项目制落到实处,他和科技管理办公室的同事一道制定了《科技项目课题制管理实施细则》等规定,并时刻提醒自己在技术上“只有建议权”,充分尊重年轻科技工作者的自主性。

而年轻研究人员在科研工作中遭遇困难、挫折时,杜文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为他们排忧解难,以自己的经验提出可行建议。

化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陈潜曾研究加工烟草等植物材料制成颗粒滤嘴,尽管项目取得了一定进展,但当时实际应用中前景比较渺茫,这让陈潜不免有些失望。

“能不能跳出滤嘴这个思路,利用现有成果,在其他应用领域尝试?”在杜文的建议下,陈潜调整了思路,将颗粒材料相关技术应用于加热不燃烧烟草产品,闯出了一条颇具开创性的新路。

2010年,当杜文接到研究所郭小义提报的研发“新型烟草”的项目申报书时,这位此前对这一领域并没有深入了解的研究所所长,没有“好为人师”地横加阻止。“我当时认为这个项目价值有限,但既然郭小义能提出这个课题,我相信他一定是进行了深入思考。因此,我只对他提了一个要求:坚持做下去,做出成果。”杜文说道。

杜文的信任与郭小义的坚持在2013年结出了硕果。这一年,行业开始大力推动新型烟草制品研发,凭借在新型烟草领域的扎实积累,郭小义进入了湖南中烟新型烟草制品研究所,如今,已经成为相关领域的领军人才,其参与开发的“超声雾化电子烟”,打破了跨国烟草公司在电子烟领域的“专利围墙”。

“科研从没有真正的失败,摸清了边界,才能再找一条路。”杜文总是这样鼓励年轻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在这只“领头雁”的带动下,湖南中烟的创新“雁群”正在高飞,向着烟草化学研究新高地发起冲击。

二十三载勤耕耘,一路创新一路歌。“跳过一个高度,又有新高度在等你”,在杜文看来,烟草化学研究是一条永无止境的攀登之路。如今,他正在研究烟草化学与智能制造、数字模拟技术的深度融合,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见到杜文在这些“针尖”上的新成果。

(通讯员单位:湖南中烟)

编辑:李东军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品牌视窗

金叶家园

ctmc烟草
Copyright© 2004-2018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ctmc烟草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